Hi:欢迎来到中国论文网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中国论文网 > 免费论文 > 历史论文 > 中国通史 >

楚国管制“沈尹”考

作者:2016-08-25 09:13文章来源:未知

  一、“‘沈尹’非沈县大夫”辨

  (一)“‘沈尹’为沈县大夫”说的源流

  最早将“沈尹”解释为沈县大夫的是高诱,他在《吕氏春秋·尊师篇》注中最早提出这一说法。其后杜预因循其说,在注释宣公十二年“沈尹将中军”时,他说“沈或作寝,寝县也,今汝阴固始县”。从杜注来看,杜预继承了高诱的“县大夫”之说,并提出沈县即“寝县”。杜预之后的学者都沿袭了这一说法,认为“沈”即“寝”,并认为孙叔敖即沈尹,持此说者还有清代学者沈钦韩、洪亮吉等。

  (二)“‘沈尹’为沈县大夫”说辨误

  1.楚国无“沈县”

  “沈县大夫”之说者,其立足点之一便是楚国有沈县,然细考史书,知楚国并未曾设立“沈县”,试从以下几点予以论述。

  (1)楚国的“沈县”非“沈国”

  高诱以为楚国之沈县得于沈国,是楚国灭亡沈国之后所得。这一说法存在明显的错误。根据《左传》的记载,“沈尹”始见于宣公十二年,而沈国之亡则在定公四年,《左传》载沈国之亡云:

  “沈国不会召陵,晋人使蔡伐之。夏,蔡灭沈。”

  从这段记载来看,知沈国实亡于蔡国,而非楚国,并且从时间的记载上来看,也存在明显的违背,因此说沈县为沈国,是明显错误的。

  清代学者顾栋高为迎合此说,提出了新的看法,他说“此盖沈之别邑,楚取之以为重镇。今为河南光州固始县”。在这里顾栋高提出了楚之所以先于沈国灭亡之前有“沈尹”,乃是取沈之别邑,亦名之为沈县。顾氏之说得到杨宽先生的发展,他认为楚国的沈县是楚国利用沈国之都改建而成的。这一说法看似很有道理,也有一定的例子可以印证,但仔细分析,却与沈国的地望不符。

  关于沈国的地望,历来有两种说法:其一,汝南平舆说。《水经注·汝水》记载:

  “……径召陵具西,东南流注,至上蔡西冈北,为黄陵陂。陂水东流,至上蔡冈东为蔡塘。又东径平舆故城南。县,旧沈国也,有沈亭。”

  《史记·索引》、江永《春秋地理考实》、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等皆主此说。

  其二,为安徽省阜阳县西北120里之沈丘集。杨伯峻先生主此说。

  无论此两说孰是,皆与顾氏所说之“河南固始县”相距甚远,且其间尚有蔡国、蒋国等小国,若倘此沈尹之“沈”为沈国之别邑,何距沈国之地如此之远?沈国焉有如此大之疆域?因此,在细考沈国地望之后,可以得出结论:楚国的沈县并非沈国。

  (2)沈县别名非“寝”地

  沈县别命为“寝”这一说法最早是杜预提出来的。他在注释宣公十二年“沈尹将中军”时,说“沈或作寝,寝县也,今汝阴固始县”。孔颖达云“楚官多名尹。沈者或是邑名,而其字或作寝,哀十八年有寝尹吴由于,因解寝为县名,不言寝是而沈非也。”根据孔颖达的说法,杜预是因为看到哀公十八年有“寝尹”的记载,才将“寝”解释为县名。杜预的这一说法是值得商榷的,因为从《左传》哀公十八年记载的上下文来看,此处是楚王追述之语,依照杜注,这里应当是定公四年柏举之役的事情。定公四年载:

  “楚子涉睢济江,入于云中。王寝,盗攻之,以戈击王。王孙由于以背受之,中肩。”

  这里的王孙由于,即杜注和孔疏所说的“寝尹吴由于”,由此可看出此处的“寝尹”非寝县之长,乃是主持王寝宫安全之官。再者从定公四年的前文的记载有左司马沈尹戌,那么“沈”非“寝”则明矣。又:楚王将寝尹与工尹并举,则亦可知其非寝县之长。从以上的分析来看杜预的依据就站不住脚了。

  综上所述,从史料的记载来看,楚国并未设立沈县,那么沈尹为沈县之大夫之说也就存在一定问题了。

  2.楚国之县长未有称“某尹”者,而皆称为“某公”。

  持“‘沈尹’为沈县大夫”说者的另一立足点为是楚县之长称某尹,然考之史籍则未见称某县之长为某尹者。顾栋高《春秋大事表·春秋列国官制表》中关于楚国的官制,列有“县尹”一职。其所依据的史料为两条,其一:

  “初,楚王克权,令斗缗尹之,以叛,围而杀之,迁权于那处,使阎敖尹之。”(庄公十八年)

  其二:

  “穿封戌,方城外之县尹也”(襄公二十六年)

  第一条史料中的“尹”,可解释为“主管,主持”之意,与作为官职而特指的“尹”无涉。第二条史料与第一条中的史料一样,这里也只是泛称,因为从《左传》的记载来看,穿封戌称陈公,而非称陈尹。因此从顾氏所举的这两条史料看,均不能明证楚国有县尹的官职。

  近年出土的包山楚墓竹简记录许多战国时期楚国的官职名,从中也未见有“地名+尹”的称谓,我们统计了包山简中作为官职的“尹”者,除令尹、左尹等中央官职外,作为地方官职的某尹,其一般的称谓结构是“县名+某专有名词 + 尹”如简107的“羕陵工尹与乔尹”,简12的“漾陵大馹尹”等等。还有一种结构是:“职官机构 + 某专有名词+尹”如简185“五师士尹”。

  将楚县之长称为“某尹”在史料中找不到相应的证据,因此将沈尹解释为“沈县大夫”的说法也是没有依据的。楚县之长称为“某公”,见于《左传》的有申公、陈公、析公,期思公、叶公等等。

  3.将沈尹解释为沈县之长,不符合史书记载。

  若沈尹为沈县之长,则沈县不当同时有两“沈尹”,然依据《左传》昭公五年的记载:

  “楚师济于罗汭。沈尹赤会楚子,次于莱山。薳射帅繁阳之师先入南怀,楚师从之,及汝清。吴不可入。楚子遂观兵于坻箕之山。是行也,吴早设备,楚无功而还,以蹶由归。楚子惧吴,使沈尹射待命于巢,薳启疆待于雩娄,礼也。”

  同一年所记之事件中,先后出现两沈尹,若沈尹为沈县之长,则一县有两长,则殊为不合理。

  二、“沈尹”之“沈”非姓氏辨

  (一)“‘沈尹’之‘沈’为姓氏”说的源流

  因为《左传》中多次出现“沈尹某”,或“沈某”(沈诸梁),学者认为这些人可能出于同一家族,称为沈氏,并由此将这些“沈尹某”系联起来,作出谱系。《左传》中对沈尹戌和沈诸梁的记载详细,因此学者多通过论证此二人的关系,来表明其来源于同一家族。

  关于“沈尹戌”,学者主要有三种观点:其一,《吕氏春秋》高诱注,认为“沈尹戌,庄王之孙,沈诸梁叶公子高之父”;其二,《左传》杜预昭公十九年注“左司马戌者,庄王之曾孙,叶公沈诸梁之父”;其三,王符《潜夫论》曰:“左司马戌者,庄王之曾孙,叶公诸梁者,戌之第三弟”。

  陈厚耀《春秋世族谱》引《封建考》云“成八年,晋灭沈,沈子逞奔楚,为沈氏。生嘉,嘉生二子,曰丙、曰戌。戌生诸梁,诸梁生射及文,射声赤及朱”。按:此说将沈氏的来源定为沈国。

  (二)《封建考》观点辨误

  《封建考》云“成八年,晋灭沈,沈子逞奔楚,为沈氏”。按:此说甚误。成公八年载:“楚师之还也,晋侵沈,获沈子揖初,从知、范、韩。”据此记载:沈子名揖初而非逞。其二,沈子亦并未奔楚,而是从晋卿归于晋国。

  《封建考》又云:“生嘉,嘉生二子,曰丙,曰戌”。按,沈子嘉又见于《春秋》定公四年,“夏四月庚辰,蔡公孙姓帅师灭沈,以沈子嘉归”,而定公四年,沈尹戌正在楚国担任左司马官职,又怎么可能是沈子嘉的儿子呢?

  “戌生诸梁,诸梁生射及文,射声赤及朱”。按:昭公四年“沈尹射奔命于夏汭”;昭公五年“沈尹赤会楚子次于莱山”,而沈诸梁至定公五年始见于传,至哀公末年犹在,怎么可能为射之父,赤之祖父?

  由此可见,《封建考》构造所谓的沈氏世系与《左传》所记得史实不符,是靠不住的。

  (三)楚国是否存在“沈氏”,史无明征

  《通志.氏族略》云“庄王子王子贞封于沈鹿,为沈氏”,此说不知何所据。可能是根据高诱和杜预注,前文所引两者的说法,是将沈尹戌的身世之源追述到楚庄王,因此将沈氏之源追溯自庄王之子,但是却没有明确的史料可证实《通志》之说。

  那么《左传》中出现的“沈诸梁”是否为“沈氏”呢?我们认为也未必。按:“沈诸梁”名字中的“诸”可作为语词,与《左传》中“鱄设诸”之“设”,《孟子》中“孟施舍”之“施”相类似。根据《左传》的记载:沈诸梁字子高,按:沈可训为“深”,梁可训为高,两者皆有“高”意,故以“子高”为字,如此则沈梁为名,不必为“沈”氏,也与“沈尹”无涉。

最近相关

中国论文网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人文社科]英语广告语的特点与翻译原则
这是一篇关于英语广告语的特点与翻译原则的文章,掌握广告语的语言特点和翻译原则将有助于目标语读者了解产品功能,诠释...[全文]
[人文社科]基于跨文化的旅游英语翻译原则
这是一篇关于基于跨文化的旅游英语翻译原则的文章,跨文化视角下的旅游英语翻译,我们应尝试从读者的主观性理解以及本地...[全文]
[人文社科]中国传统节日中秋节的英译
这是一篇关于中国传统节日中秋节的英译的文章,中国传统文化的翻译,是随着时代变化而随之变化的。传统节日的中英翻译...[全文]
[人文社科]高职英语翻译教学中的问题与提升措施
这是一篇关于高职英语翻译教学中的问题与提升措施的文章,为了提升英语翻译教学的有效性,教师要不断地提升自身的综合素...[全文]
[理工论文]在现代城市建设中测绘工程中的作用
这是一篇关于在现代城市建设中测绘工程中的作用的文章,要需不断对测绘技术、测绘设备进行研究开发,不断革新,只有这样...[全文]
[理工论文]农业综合水利项目建设管理问题与解决措施
这是一篇关于农业综合水利项目建设管理问题与解决措施的文章,一定要提高设计人员对水利工程项目建设规划设计的重视度...[全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