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中国论文网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中国论文网 > 免费论文 > 文学论文 > 现当代文学 >

论台湾左翼诗人詹澈创作

作者:2016-08-08 09:16文章来源:未知

  一

  萨特在《为知识分子辩护》中指出,知识分子的存在意义往往与他们介入社会的言行密切相关,“知识分子就是介入与己无关的事务的人,他们以人和社会的整体观念……的名义,挑战一切现有的真理以及受其影响的行为。”尽管萨特的知识分子观念在今天看来显得比较激进,也曾受到福柯等人的质疑和修正,但不可否认,介入社会确实体现了部分知识分子的存在意义,也是一些知识分子所崇尚或认同的价值取向。本文所讨论的詹澈就是一位有着这种价值取向的台湾左翼知识分子:他是个以笔为旗的诗人,同时也是位以脚为犁的革命家和深耕者。

  詹澈出生于世代务农之家,求学于屏东农专,青春年少时即与文友创办文学杂志并刊发大量写实性叙事抒情诗作,“分别叙写了原住民、外省籍退伍老兵、本省籍农民,这三者其实也是詹澈至今仍不改初衷的主要书写对象。”1979年后回到台东,和父亲一起在卑南溪河滩地种植西瓜,与土地相依的农家生活给予他丰富的诗歌素材和深远的生命洗礼。迄今为止,詹澈出版了诗集《土地请站起来说话》、《手的历史》、《海岸灯火》、《西瓜寮诗集》、《小兰屿和小蓝鲸》、《海浪和河流的队伍》、《绿岛外狱书》、《余烬再生》、《下棋与下田》、《詹澈诗选》等,还有散文与诗合集《这手拿的那手掉了》和报道文学作品《天黑黑唛落雨———12万农渔民大游行传真》等著。其诗作多次获奖,《西瓜寮诗集》获第五届陈秀喜诗奖,《勇士舞》一诗入选1997年度诗选。詹澈的诗充满土地气息,有“农民诗人”之誉;但他的创作并不囿于此,“他写诗时从现实经验里超脱而出,以实际的行动改造诗的小我世界,也试图改造真实的大我世界。”诗人的人生进程与底层弱势群体(农民、渔民、原住民、荣民老兵等)、与脚下的土地始终保持着深刻的联系,这不仅源于其出身成长背景等客观因素,也源自知识分子介入现实、改造社会的主观价值选择。詹澈曾明确指出:“我是出身于偏远的农村,看到台湾美式资本主义的自由经济体制下,城乡发展不平衡,贫富差距持续扩大,农业和农民永处弱势,欲望不断膨胀,我比较心仪人道的、社会主义非商品化的价值观。”他__________70年代末参加创办的《春风》诗刊就是“台湾最左翼的诗刊,开宗明义为工农为土地为劳动而歌咏。”(蠹鱼头即傅月庵语)八十年代以来,在坚持写诗的同时,他还投身农运及社运,曾任台湾农民联盟副主席等职,2002年发起“与农共生”十二万农渔民大游行并担任现场总指挥,2004年任族群平等行动联盟发起人,2004年是反军购公投辩论代表,2006年担任百万人民反贪腐运动副总指挥。他曾驰骋想象于西瓜寮,再穿越东海岸,复在兰屿岛感受人与自然的和谐律动,见证现代化对原始生存状态的剧烈冲撞,继而在自我撕扯中努力挣脱“绿岛外狱”……詹澈从成长的那片梦土出发,走向广阔的现实世界,始终紧贴土地和大地上的普通劳动者,如对詹澈创作和人生有重要影响的陈映真先生所言:“詹澈总是有话要说,有思想感情要表达,而不是心中无物却要以空虚的语文强说的那种诗人。因此他写长诗,写叙事诗的作品不少。他以人物刻划、情境描写、对话、情节铺排,写老兵、写少数民族,写不幸的女人,写自己那极富移民拓荒精神、怀抱宗族家庭之爱、勤劳勇敢的祖父,写独守西瓜寮的种瓜劳动的日日夜夜。这样的诗,台湾很少人写,写小说的我爱看,相信一般人也喜欢看用诗写的故事。这是一种有发展前途的诗创作方法。”

  二

  詹澈最早的诗作收录在诗集《土地,请站起来说话》中。这一时期,土地和农民是其诗中最核心的意象。诗人长期生活、劳动在农村,乡村风土人情是他记忆深刻的成长背景,很自然地成为他诗歌创作的重要素材。他擅长于以写实手法,向读者呈现出广阔的农村风貌;他常选取平凡的乡村风物,描画出唯美宁静的田园图景,而置身其间劳作生活的农民则成为诗人聚焦的对象,勤劳淳朴却生活艰困的农民形象和如诗如画的田园景象之间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土地请站起来说话———记贫农洪梅》就是这样的作品,诗歌分为五节,前两节里叙述年轻的农事指导员②骑车来乡间寻找农妇洪梅,“他像流云一样轻快,/他像乌云一样沉重,”乡村景象在小伙子的眼里如此轻盈掠过:“硕长的甘蔗、阔叶翠绿的玉米,/和一大片摇曳在阳光下,/穿梭着山羊的野银合欢,”年轻人眼中的乡野风景色彩缤纷美丽如画——

  “山下,是一个村落。

  有画一般幽静的小树林,

  寂寥的牛车路和田野间,

  浮泛出赭黄、黝绿的土鸡振翅的花红。

  在冷静的山壁和温柔的溪水边,

  反映出广蓝的青天和缱绻的白云,

  也洒遍了一线线斜阳。”

  三

  詹澈稍后的创作主要收入《西瓜寮诗辑》、《海浪和河流的队伍》、《小兰屿和小蓝鲸》等诗集中,与初期的诗创作有了较大变化。澎湃的青春热血逐渐沉潜,步入中年的诗人对现实人生有了更加从容笃定的观照和思考。诗评家沈奇细腻敏锐地指出了詹澈三十年诗路历程的两个阶段:“前期着眼于人与历史、人与社会的外部关系,国事家事,世道人心,激情燃烧,直言峻急,且带有明显的潜传记特征;后期逐渐转向对生命本身的关注,着眼于人与自然、人与文化、人与人自身的关系,视野开阔,诗思沉着,有了更为深沉的律动和较为细致的肌理。两个阶段的关键性过渡,是为两岸诗界所称道的《西瓜寮诗辑》的写作。依然是乡土题材,依然满载着时代风云镌刻的‘裂纹’,也依然处处渗透着深入骨头的忧郁和悲悯,但其发出的声音和言说的旨归,不再是激越的呐喊与呼号,而复反转为呵护式的歌吟与理想化的吁请,从而生发出内源性的精神质地和内敛的、思辩的语言机制。诗人由此从青涩走向成熟为激情驱动的写作转而为有控制的艺术,而作为‘普罗’化写作的出发,也开始步入精英化写作的走向。”

  从《西瓜寮诗辑》开始,热忱浓烈的情感抒发逐渐转向理性思辨与深度寻索:“我必须继续/和日出辩证/什么才是会变的光/什么才是土地里不变的意志/和体内不灭的劳动能量”,这里的“土地”不再作为第二人称的呼告对象而存在,而成为抒情主体“我”生命能量的本源性象征,不变的是诗人对乡土风物和农人的深厚情感。诗歌《风景画》对瓜农们的辛勤劳作发出毫无保留的由衷赞美:“这是一幅,/无价的风景画。/任凭商人用支票和现金,/也无法买到的风景画。”诗的开篇即以毋庸置疑的口吻作出明确的价值判断,不难看出,这种赞美与肯定同时也意味着作者对世俗社会商业化倾向的睥睨和反动。诗篇运用了不少动词,充分展示瓜农们劳动时的每一个动作细节:“弯腰挪开浓密的瓜叶,/摘取一粒粒硕大的西瓜,/排列在脚下。//当我们抛上西瓜,/挑瓜的人顺势接住。”“我们摆好竹篮和扁担,/蹲下去,/挑起一担担沉重的西瓜,”这些动词都朴实无华、毫无矫饰,正与农人们平凡单调而辛苦的劳作本身相称。日出而作的瓜农终于迎来日落而息的黄昏时分,这白天与黑夜的相交界处,真是一幅令人赏心悦目的乡村晚景:

  “当天边的一轮夕阳,

  劳动了一日,

  像采收的少女红扑扑的脸,

  我们走在回家的路上”。

  会迈向民主化和多元化,但九十年代以来本土化及台独意识逐渐成为岛屿的霸权性话语,扭曲着台湾民众的历史认知和认同取向,去中国化的所谓“台湾主体性”喧哗甚嚣尘上。值得赞佩的是,詹澈“始终持有大中国诗观及汉语家园意识,企求将此在的‘家’与彼在的‘家’整合为一,而摒弃狭隘的族群意识以及愈演愈烈的所谓‘本土化’思潮,其超越时代局限的远大胸怀,已成为其诗歌精神的标志。”他的不少诗作都体现出超越岛屿偏狭意识形态喧嚣的两岸共同体历史观,《坐在共认的版图上———致沈奇》一诗中,言说两岸诗友“坐在共认的,共震的版图上”,其言外之深意不难体会;《金光大道———欣见南北韩两金第一次握手》则借南北韩领导人会面一事来表达对两岸关系走向的一种积极期许;而在《当两种梦正在成熟———台湾921震感》一诗中,批评了岛内意识形态激烈纷争对台湾命运前途的伤害,同时也表达了作者始终不变的人民意识——

  “在无法预测的未来纯朴的大地和人民需要片刻宁静,思考长久的和平只因这岛屿,稍微扭动稍微调整身姿,稍微拉直腰杆一声喜乐的呐喊,或悲哀的欢呼一次玩笑,或一次惩罚或对全人类的第一百次警告从震央,这岛屿的历史和地理再也难于承受惊吓当两种梦正在成熟”(《当两种梦正在成熟———台湾921震感》)一些诗作中留下了诗人鲜明的左翼思想标识,如岛屿语境里敏感触目的“红色”。婚姻情感中的夫妻原本走在“一首诗的路上”,但却“凝视对方在红色思想和绿色理念之间,”成了富有岛屿特色的一对不和谐的“红男绿女”,诗作以红绿两色对应婚姻中的两性,由此管窥岛内无处不在的意识形态分歧现状(《红男绿女》)。

  《红布巾》一诗里,作者由牢窗悬挂着的一块红布展开联想———女人的红裙子、红色思想、颜色革命、西班牙斗牛冲向死亡的红色盲点,在自由联想中重审自己二十岁的红色激情岁月。而在《祖母绿与鸽血红》中,“鸽子被玫瑰刺出血/你看见了,你看/那是我惯用的颜色———鸽血红/我常用我的颜色/向你诉说一种平等互惠的和平”,但是与我惯用的颜色“鸽血红”相对应的,却是“你手指上的祖母绿戒指/真的是你祖母送的台湾玉”。在两种颜色的对峙冲突中,昂贵的结婚戒指就如同鸽子的脚环,证明“自己能从一个牢笼飞往另一个牢笼”;反讽的是:你和我,以及两人所属的不同党派,都以为自己追寻的才是自由。这首诗不仅写因不同政治理念而相互伤害的人际关系,还借台共党员谢雪红的如烟往事和生命启示来勘破今人的红绿暗战,谢雪红是台湾乃至中国左翼运动史上命途多舛的女性革命者(日据时期曾入狱受酷刑、二二八起义的领导者、共和国的功臣、反右文革时被迫害致死),“曾经是共和国窗口盆栽的一朵红玫瑰/已被移植五十年/死后葬在八宝山”。而在此诗的情境中,谢雪红原是“你”曾经崇拜的名字。诗歌似在暗示“你”对历史人物谢雪红的误读;又似在感慨左翼先行者人生之可歌可叹;而深怀红色理念的“我”究竟何去何从,诗歌并未给出答案,但足以让人感觉到低气压下台湾左翼统派人士的纠结痛苦心境。

最近相关

中国论文网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人文社科]英语广告语的特点与翻译原则
这是一篇关于英语广告语的特点与翻译原则的文章,掌握广告语的语言特点和翻译原则将有助于目标语读者了解产品功能,诠释...[全文]
[人文社科]基于跨文化的旅游英语翻译原则
这是一篇关于基于跨文化的旅游英语翻译原则的文章,跨文化视角下的旅游英语翻译,我们应尝试从读者的主观性理解以及本地...[全文]
[人文社科]中国传统节日中秋节的英译
这是一篇关于中国传统节日中秋节的英译的文章,中国传统文化的翻译,是随着时代变化而随之变化的。传统节日的中英翻译...[全文]
[人文社科]高职英语翻译教学中的问题与提升措施
这是一篇关于高职英语翻译教学中的问题与提升措施的文章,为了提升英语翻译教学的有效性,教师要不断地提升自身的综合素...[全文]
[理工论文]在现代城市建设中测绘工程中的作用
这是一篇关于在现代城市建设中测绘工程中的作用的文章,要需不断对测绘技术、测绘设备进行研究开发,不断革新,只有这样...[全文]
[理工论文]农业综合水利项目建设管理问题与解决措施
这是一篇关于农业综合水利项目建设管理问题与解决措施的文章,一定要提高设计人员对水利工程项目建设规划设计的重视度...[全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