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中国论文网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中国论文网 > 免费论文 > 哲学论文 > 逻辑学 >

逻辑学与社会需求

作者:2015-08-26 16:32文章来源:未知

  考察逻辑学与社会需要的关系对唯物地论证逻辑学具有重要意义。逻辑学与社会需要的关系是多方面的,本文只能概述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为使考察不落于一般,特按不同原则将研究的关系划分如下:

  一、对逻辑学的对象、原理和各种术语的一般规定

  我们考察数百年来科学“逻辑学”这个术语的不同含义,但在不同运用形式中很难找出内在的秩序。把科学术语的发展与科学原理的发展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是思想史考察乐于依据的基础。但是,仅把某种精神产物(“逻辑学”术语及其含义)的发展与代表某种社会力量的机制(“逻辑学”科学)联系在一起,并不能保证对“逻辑学”这种历史现象进行唯物主义的解释。从历史上看,“逻辑学”这个名称所表达的原理,本身是各种社会力量关于“逻辑学”这个术语争论的结果。“逻辑学”原理对象的不同,不过是采取不同的“逻辑学”原理术语、相互争论的派别的“支配关系”的不同。近几十年来纷纷探讨的是众所周知的辩证法的内容。从而,出现了把逻辑学归结为辩证法(如以黑格尔大逻辑为楷模),与由逻辑学证明辩证法(如以数理逻辑为代表的正统派)两大派以及中间的许许多多支派。在科学工作的这些领域内流行的观点,是由局部地区或国际上占支配地位的社会力量决定的;但这并没有表达出社会上对逻辑学本身的理解。要从整个脑力劳动部门科学运用逻辑学这个术语的情况来证明这种论断。同时,这种论断又会因逻辑学分为“思想逻辑学”,“语言逻辑学”以及“事物逻辑学”,“事件逻辑学和数字逻辑学”等而受到影响。

  鉴于以上情况以及科学界一再强调指出的情况,运用逻辑学可以提高脑力劳动的质量和效益,脑力劳动者应该精确地掌握和广泛地运用这个工具,因此就提出了对逻辑学进行哲学反思的要求。因为这样可以正确整理目前关于“逻辑学”原理和含义的各种认识,可以积极促进逻辑学本身的发展。二、社会需要发展的历史条件我认为,要整理各种“逻辑学”的原理和术语,首先必须弄清楚逻辑学与社会需要的关系。对此,我们要从现状出发,既要回顾过去,也要注意未来的发展趋势。一般来说,同时代人所运用的“逻辑学”的含义都是使用者所“赋予”它的,因此,随着使用者世界观的不同而不同。逻辑学的广泛和普遍的含义,表明这种赋予对于人类的思维结果和思维结构具有重要意义。而且对术语的论证也因论证者世界观的不同而不同。要理解“逻辑学”的最低限度的普遍性,应该历史地追溯到古代开始科学地运用逻辑学这个术语的情形。从这种最低限度的普遍性中,人们可以理解社会对逻辑学的需要。为此我们追溯一下脑力劳动过程,并阐明逻辑学社会根源的特征性。

  众所周知,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分工是与人类社会对抗性阶级的出现联系在一起的。由于一个阶级的特权使其成为统治阶级,才促成脑力劳动划分出来。因此,独立的脑力劳动是固定和进一步明确统治关系的一个因素,因为它是组织社会劳动过程的重要工具。独立的脑力劳动促使亚洲和古希腊罗马文化下的农业(利用数学和天文学)形成大规模的共同活动。它促使不懂技术的劳动者利用手工劳动经验进行大规模的活动(如金字塔的建立,利用奴隶进行大规模生产),建立国家机制(包括军事部门)来控制大部落团体的松散组织。脑力劳动体现在统治阶级认识、规划和组织社会的过程中,并且通过个人的贡献扩大和巩固统治关系。在开始时,脑力劳动本身也是统治者的一种特权,不久以后就成为一种分工,大部分脑力劳动任务就转到很少参与直接统治活动的知识分子这个特殊阶层的身上。在科学工作领域内,有些部门如物理学和医学始终是与手工劳动,就是说与体力劳动有密切的关系,但是也有些原理与体力劳动关系不密切。逻辑学就是这

  根据对这方面的问题的研究,关于逻辑学的客观内容的确定我有以下看法:诡辩学派在辩论中最初运用的逻辑学原理提出要在语言中去寻找逻辑学的客观内容。但是这种看法和尝试把逻辑学与从心理上描述的思维过程连在一起的看法一样,都是停留在表面现象上。这两种看法都是把逻辑学(以不同的片面的方式)借以实现的手段与原本的逻辑领域混淆起来了。我们仅按人实现存在的方式是相互联系的这一观点,就必须排斥“或者此,或者彼”这种表达方式。逻辑学作为人实现存在的手段必须注意到“不仅,而且”这种表达方式。通过比较可以看出,由于不同的片面性,逻辑学有各种矛盾的表达方式。如果人们不愿以不相宜的方式“辩论”这种事实,就会得出结论,语言和思维是以“既不,也不”来确定逻辑学原本的存在方式的。另外两种形式,即以自然现象为依据的公式或人们确定的公式,也是要取消的。以自然现象为依据的公式之所以要取消,因为自然界本身是以辩证的方式展现在人们认识中的;人们确定的公式之所以要取消,因为在规范的观点中,永远不会把逻辑学本身理解为由人创立的法典。我们的非难是有充分根据地以语言与思维的统一性为出发点的,并且是在这个前提下探讨这些问题的。因此,我们可以决定,逻辑学在脑力劳动中是否有它原本的存在方式,并且可以肯定应如何理解这种存在方式。

  我们淮备作决定时,应该把脑力劳动看成体力劳动不可分的部分,这个组成部分只能脱离社会的个别成员或集团,但不能脱离整个社会劳动者。这种统一的考察使人们注意到科学工作(以及其他脑力劳动)在整个过程中的地位,并从一开始就避免有损于确定逻辑学的原本存在方式的钻“牛角尖”的科学工作的高度抽象。如果考察社会劳动过程,那么我们会发现社会劳动过程的特点是,随着分工的不断发展,社会劳动过程不再是连续一贯到底的,而是分为若干步骤的。就是说,社会劳动过程分成了许多有自己特殊生活、相对独立的、分散的、但与整个过程有联系的步骤,以保证整个过程的运行和制成最终的产品。例如从最简单的金属加工业的生产可以清楚地看到这种情况。劳动对象在经过冶金工业原型制造过程变成适于金属加工业加工的形式以后,就开始了所谓的预制过程,通过改型技术或切削处理制成构件。这些构件在各劳动过程中都要经检验确为合格产品才能继续进行有效益的加工生产(就是说不生产废品,取消无效的劳动过程)。构件通过制造、组合、装配和检验各个过程,才得以保证总产品的效能。这样一种〔也包括自动化生产)明显地分成各步的劳动过程是符合逻辑规律的。有效益的产品是按照工艺和构思提供的规格在劳动产品中物质地再现出来的。规格通过公差包含了容许的偏差。在检验过程中检验了这种规格实现的情况。

  分工决定了在这个过程中要明确地遵守逻辑规律以及要注意自觉行动的调节条件。更确切地说,分工要求注意和自觉遵守生产过程内部的逻辑条件。分工迫切要求的检验活动,就是需要自觉地运用逻辑学的范围(如有意识地确定目的、指标、规格等)。在直接体现物质过程的劳动领域内,在产品,产品部分的计划草案以及生产过程的工艺设计等技术准备过程中,首先要求这种意识。在这种脑力劳动的准备阶段中的分工,同样要求规格,以保证所有劳动者的协作。在这里需要注意,借助这些规格可以使脑力劳动者,如设计者,辅助设计者,技术测绘人员,技术人员与参加生产的工人的协作。设计部门的协作条件类似上述生产组织中的协作条件。从技术淮备过渡到物质生产本身,也要保证“思想计划与实现计划和产品生产过程”有符合逻辑规律的协调一致。但是这种协调一致不同于对整个产品构件的思想计划与组装和检验过程的协调一致。在这里,我不想探讨思想计划变为物质产品的辩证法,以及通过这种辩证法所体现的逻辑的同一性,而只是指出,与逻辑学在物质生产或技术淮备过程中所起的作用相比,逻辑学在脑力劳动向体力劳动的过渡中所起作用的特点。我们注意到,生产本身的技术淮备过程也分成各个步骤,准备阶段除了发展工艺和构思外还有科学研究,同时,在物质生产后到社会需要的确定(从科学研究,技术发展,物质生产到消费产品)过程中,越来越以抽象的形式体现逻辑规律。但是,如果关于协调一致的意义只是探讨开始时极为抽象的概念的一般的逻辑规定,那将是错误的。反之,注意逻辑规定可以使某一工作阶段内的各步工作在从一步向另一步的过渡过程中协调起来,各个工作成果相互结合,即在每一工作阶段,以及一个阶段向另一个阶段的过渡过程中,工作过程的各步骤要符合逻辑规定。

  但是从历史上看,逻辑规律不是从有组织的分成各步骤的物质生产过程中抽象出来的,否则开始时数理逻辑的形成会先于推理逻辑的形成。这并不奇怪,因为在希腊逻辑学(科学)形成约两千年后才真正出现上述划分成各步骤的生产过程。在古希腊时期,这种生产仅处于准备阶段。但是,前面已指出,当时·统治阶级为了自己的利益已进行了分工。因为分工在实现利益时同时也包含了利益的对立,所以在这个阶段,逻辑学的作用还不十分明显。但是,就是从历史事实来看逻辑学是从分工中科学地抽象和概括出来的,也应该注意到,当时逻辑学只涉及阶级斗争的一个面,即分工的条件。亚里士多德把这方面与生产力联系起来了,因此,他奠定的是形式逻辑而不是辩证逻辑。

  因此,应仔细探讨社会劳动过程导致逻辑学原本存在方式的过程。但是这里应注意,在全体社会劳动者的劳动过程中表现出来的逻辑形式只是逻辑规定一般涉及物质的特殊情况,所以,只有在正确揭示了逻辑学在劳动过程中的地位后,才能进一步研究逻辑学在自然界的地位。这样,也就可以理解生物系统和技术系统的逻辑模拟了⑤。逻辑结构条件涉及现实界各个领域。但是,人们没有意识到逻辑结构条件是物质过程的决定因素,而是把逻辑结构条件看作各个劳动者与社会全体劳动者联系的思想活动。如果说,逻辑学最初是脑力劳动过程的调节器,那么它在现代就成了结构模式,即劳动的物质内容的组成部分,因为可以按照逻辑学来设计、制造和实际运用计算机、组织系统、神经网⑥。后面所说逻辑学的这种实现证明,逻辑学不仅是分成步骤的芳动过程的必要的规范,而且是非常广泛的物质现实的必要规范。这里没有阐述逻辑学在现实中与辩证法本身的相互作用,因为这需要专门加以研究,并且不能进行学究式的争辩,而只能结合具体对象进行有效益的研究⑦。

  三、论逻辑一语言一思维与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关系.如果我们认识到了逻辑学的存在方式是思维与语言的统一,而不片面的认为只是脑力劳动的这两种因素中的一种,那么就必须详细地说明这种统一性。这里不是指心理学方面的统一性,而是指社会全体劳动者方面的统一性。从这方面看,思维和语言是普遍的脑力劳动的规范。思维作为脑力劳动的规范不能脱离语言,因为语言作为思想的物质表达,体现每个劳动者的思想的存在方式⑧。另一方面,普遍的脑力劳动只有通过语言才能成为思想、或思维过程、认识过程和决断过程。不言而喻,脑力劳动作为思想活动是不能脱离物质的处理过程的,因为脑力劳动者也是从事体力劳动的(如写作,借助科学仪器进行观察等)。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脑力劳动总是一再要改变体力劳动的步骤,才能保证或者说才能进一步创作@。虽然我认为,按照这种观点脑力劳动的逻辑条件太狭窄了,但是思维与语言相联系,对于逻辑学从自在的存在方式(在各个实在的活动范围内)过渡到自为的存在方式(通过术语和科学反思方式)是起了十分重要作用的。如果我们能从脑力劳动的特点来解释意识的客观逻辑结构的机制,就可以理解到这一点。 生物与外界的自然的相互关系,总是具体的东西变成具体的东西,特殊的东西变成特殊的东

  西;与此不同,劳动作为人与外界的社会的相互关系总是把具体的东西,特殊的东西分裂开来。用政治经济学的观点说,这里是抽象劳动与具体劳动,价值与使用价值的关系。认识到了个人与外界相互关系的这种特点,就可以进一步理解普遍的东西和特殊的东西在物质存在中是具有不可分的统一性的,而在意识中却有了变化。如果说这种从劳动中分裂出新质的组成部分“抽象劳动”是促使客观的逻辑的意识形成的第一个重要的因素,那么,脑力劳动方面,特别是脑力劳动的相对独立的存在就是第二个重要的因素。但是应该肯定,语言是社会劳动存在的条件。人类的劳动作为物质的变换是以脑力劳动方面为不可分的组成部分,从而以作为思想的物质表达的语言为物质的存在条件⑩。语言作为社会劳动的物质的存在条件参与了上述分裂。语言的“具体的”方面是声音〔或符号),它的“抽象的”方面是概括关于所反映的事物的社会经验的社会意义@。

  ⑤⑥参看《控制论字典,(G.克劳斯和H.利布舍尔编)1976年德文版485页及下页;350页及下页 ⑦关于逻辑学的一些辩证的特点参看H.麦茨勒《定义在逻辑学中的地位}(博士论文)1966年德文版

  ⑧也有不通过语言而通过直接的物体交流思想的形式,所以心理学著作也阐述了实在的物体交流的意义(参看K.霍耳茨卡姆普‘感性认识》1973年德文版)。非语言的交流形式尚有待改进,或者说,只有高度发展的形式才能起到表达思想的作用。 叮例如工业中有从科学思想到实验中模拟,从构思到功能模拟,从工艺思想到产品模拟,直到组织和成批生产等过渡步骤。

  ⑩在这里我们可以把存在条件这个概念理解为运动的物质的存在条件空间和时间。 r: n我们应该把语言的这种“抽象的”方面理解为与抽象劳动一样的历史和具体,而不能理解为象日常用语那样“空洞无内容”。从社会意义方面看,语言与抽象劳动的重要区别在于,语言具有思想的社会性,而抽象劳动具有物质的社会性。因此,人们的思想带有体力劳动以及与此相联的语言的社会性。

  通过上述劳动的分裂以及劳动通过语言表达的思想特征,出现了对认识逻辑学非常重要的特点:第一,简言之,普遍的东西可以是抽象的,就是说,脱离体现它的特殊的东西表现出来。例如,具有物理质量的客体服从落体规律,反映这个规律的人也服从这个规律,但是概括这个规律的思想就不服从这个规律。在前种情况下,这个规律是通过与它相应的特殊东西表现出来的,并且是具体地存在的。相反地,在思想中,这个规律是作为普遍的东西相对独立化了,从特殊的东西中抽象出来了,因此被概括为抽象的。第二,人类的思想本身可以以这种抽象化的方式成为对象⑩。上面在阐述普遍的东西时之所以谈到了规律,不仅是为了便于理解,而且也是为了指出逻辑学最重要的特点。同时也提出我们应该注意的困难问题。 综上所述,我们应该将客观实在的规律在人类存在中的变化区别为以下两种:1.作为普遍的东西的规律,在物质世界中表现为通过外部的、在特殊的东西中起作用的质变过渡为不同质的物质运动形式,就是说,规律的一种特殊的存在方式过渡为另一种特殊的存在方式。这种情况也适于外界变化过渡为人认识的生理机体和体力劳动的机体。2.规律过渡为人的映像时,就脱离了与特殊的东西的联系,就是说,破坏了第一种情况下普遍的东西与特殊的东西的统一性。其所以是这样,因为社会机制发生了作用。

  如果我们要探讨这种作为普遍的东西抽象存在的规律的依赖性在思想映像中的表现,那么我们可以在逻辑学中找到答案。确定同一律和矛盾律的古典逻辑学就已准确地概括了我们认识现实的这个方面。现代的研究只是扩大和加深了我们对概括为抽象的普遍存在定律的规律的认识,并没有推翻古典的逻辑学。表现人与规律物质变换的广泛的劳动领域就是理论工作的领域,逻辑学十分清楚地表明J这种情况。这里也需要文字形式的语言执行特殊的职能。语言作为严谨的系统可以通过联结的严格限定的符号和规则概括实在的一切联系。通过文字符号甚至可以反映瞬间发生的事变。因此,符号形式越是简单化,就越可以真实地再现相对独立的普遍的东西;因为按照这种方式可以广泛地概括历史的瞬间。众所周知,逻辑学的规律的非历史内容是典型的。因此我们以符号形式排列知识要十分准确和清楚。

  从上所述,逻辑学包含普遍的东西的规律,现在我们可以进一步阐明:逻辑学为我们提供了怎样认识普遍规律的尺度。因此,逻辑学研究的重点从真实性转到了普遍性。如果说,逻辑学按照占支配地位的看法,只通过要求无矛盾为确定真实性提供了形式上的检验标准,那么,逻辑学为确定已知规律的普遍性(以及与此相互有关的必然性)提供了检验理论构思的决定性的标准。

  如果我们今天已能使逻辑学成为公理系统,那么形式化对发展逻辑学是没有重要作用的。只有以逻辑学的实践方面,即方法论为出发点,才能有效地进一步发展逻辑学。逻辑学在方法论中不断获得生动的关于客观实在的内容。在这里方法论本身也得到了多种多样的发展,我们为了扩大对逻辑学和世界的认识,要分析多种多样的发展的方法学。在这里,“理论逻辑”是逻辑学在辩证地进行研究和概括时具有形式化特点的一种方法论。例如,杰出的逻辑学家G.弗雷格和B.鲍尔查诺就主张逻辑学应向方法论,或者更确切地说,向科学实践发展。我们也认为:“逻辑学真正应该进行考察的领域是科学的劳动领域。这里,我们也不能分析内在辩证法的各种形式,而只能概述r.;}物地理解逻辑学的基本思想

最近相关

中国论文网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人文社科]英语广告语的特点与翻译原则
这是一篇关于英语广告语的特点与翻译原则的文章,掌握广告语的语言特点和翻译原则将有助于目标语读者了解产品功能,诠释...[全文]
[人文社科]基于跨文化的旅游英语翻译原则
这是一篇关于基于跨文化的旅游英语翻译原则的文章,跨文化视角下的旅游英语翻译,我们应尝试从读者的主观性理解以及本地...[全文]
[人文社科]中国传统节日中秋节的英译
这是一篇关于中国传统节日中秋节的英译的文章,中国传统文化的翻译,是随着时代变化而随之变化的。传统节日的中英翻译...[全文]
[人文社科]高职英语翻译教学中的问题与提升措施
这是一篇关于高职英语翻译教学中的问题与提升措施的文章,为了提升英语翻译教学的有效性,教师要不断地提升自身的综合素...[全文]
[理工论文]在现代城市建设中测绘工程中的作用
这是一篇关于在现代城市建设中测绘工程中的作用的文章,要需不断对测绘技术、测绘设备进行研究开发,不断革新,只有这样...[全文]
[理工论文]农业综合水利项目建设管理问题与解决措施
这是一篇关于农业综合水利项目建设管理问题与解决措施的文章,一定要提高设计人员对水利工程项目建设规划设计的重视度...[全文]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