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中国论文网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中国论文网 > 论文下载 > 人文社科 >

俄罗斯在塞尔维亚的战略布局与俄塞关系

作者:2019-08-16 03:07文章来源:未知
  摘要:2006年6月5日,塞尔维亚宣布继承塞黑的国际法主体地位,6月11日,俄罗斯外交部正式承认塞尔维亚的国际法主体地位,俄塞关系进入新的历史阶段。2006—2018年俄塞关系可以分为三个阶段:2006—2008年为适应调整期;2009—2012年为平稳发展期;2013—2018年为快速发展期。从政治、经济、军事领域分析2006年以来的俄塞关系有助于其更好的合作。
  关键词:俄罗斯;塞尔维亚;俄塞关系
  中图分类号:D85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1573(2019)02-0075-08
  冷战期间,苏联和南斯拉夫关系历经起落变迁。冷战结束,两国主体民族各自独立,分别成立与原国家有继承关系的俄联邦和南联盟。20世纪末期,虚弱的俄联邦无力应对北约轰炸南联盟,两国日渐疏离;新世纪初,俄南关系迅速改善[1]。2001年普京总统访问南联盟后直至2003—2006年塞黑存在期间,双边关系逐渐升温。2006年6月5日,塞尔维亚宣布继承塞黑的国际法主体地位,6月11日,俄罗斯外交部正式承认其国际法主体地位,俄塞关系进入新的历史阶段。
   一、政治合作
  2006—2018年,俄塞政治关系的突出特点是:首脑交往频繁①、能源军事合作成为双边关系重要议题、科索沃老问题和制裁新问题将两国利益紧密相连,两国政治合作的战略性日益凸显。
  (一)首脑会晤频繁,战略合作深化
  1. 2006—2008年,塞领导人6次访问俄罗斯,为调整双边关系奠定基础。2008年两国达成能源协议,塞正式参与“南溪”项目,两国进入战略合作准备阶段。
  2008年1月,塔迪奇总统和科什图尼察总理访俄,两国签署《石油天然气政府间协定》,俄将在塞建设“南溪”天然气管道和“巴纳特院子”地下储气库。这是塞尔维亚成为国际法主体,两国达成的首份能源协议,奠定两国能源合作的基石②。12月塔迪奇总统访俄,与梅德韦杰夫总统共同出席3份石油天然气协议的签署仪式③,俄塞能源合作项目进入实施阶段。塞成为第二个参与“南溪”项目的中东欧国家,俄欲通过此举将塞打造成巴尔干的“能源桥头堡”,以抵御其他能源管道的地缘政治风险。
  2. 2009—2012年,塞领导人3次访俄,俄领导人2次访塞,首脑互动频繁,且成果丰硕。2011年3月,普京总理明确表示俄罗斯不反对塞尔维亚加入欧盟,从而打消了两国关系发展的政治障碍。2012年尼科利奇当选总统,明确塞尔维亚“入盟拒约”的政治道路。两国战略合作进入起步期。
  2009年梅德韦杰夫总统访塞,这是自2006年塞尔维亚成为国际法主体后俄罗斯总统首次访塞。此访成果丰硕,签署了7份协议。能源领域,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以下简称“俄气”)与塞尔维亚国有天然气公司(以下简称“塞气”)就成立合资公司签署备忘录,标志着两国能源项目开始落地;议会层面,俄国家杜马与塞人民议会首次签署议会间合作协议④,为两国政治合作奠定更加坚实的法律基础;地方合作层面,俄库尔斯克州政府和塞地区经济发展部签署经贸合作协议,开启地方经贸合作步伐;人文领域,两国启动2009—2011年文化、教育、科技、体育和青年政府合作项目;准军事领域,两国签署在塞尔维亚尼什建立人道主义中心的合作协议,为两国军事合作开辟道路。
  2011年3月,在北约轰炸南联盟12周年之际,普京总理首次访塞,签署4份协定⑤。2012年5月,刚在选举中获胜的尼科利奇总统在正式就职前访俄,这也是他胜选后首次出访,显示出对塞俄关系的高度重视。尼科利奇再次强调塞尔维亚将保持军事中立,不入北约。这表明,俄塞关系将沿着既定方向前进。
  3. 2013—2018年,塞领导人15次访问俄,俄领导人1次访塞。两国深化能源军事合作,双边关系的战略性日益凸显。2013年5月,两国签署《战略伙伴声明》,为深化双边关系奠定坚实的政治和法律基础。2014年普京总统访塞期间,武契奇总理明确表示,塞尔维亚不追随西方制裁俄罗斯,两国战略合作进入快速发展期。
  2013年4月,达契奇担任总理后首次访俄,也是塞总理时隔五年再次访俄,签署7份协定⑥。双方领导人强调要将俄塞“特殊关系”从人文领域扩大到经济领域。俄罗斯学者指出,此访也是促成一周后塞尔维亚与科索沃达成关系正常化协议的因素之一[2]。5月尼科利奇总统访俄期间与普京总统签署《战略伙伴声明》,塞尔维亚成为俄罗斯在中东欧地区唯一战略伙伴。两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后,双边政治经济军事合作进入加速期。
  2014年5月,俄國家杜马主席纳雷什金访塞,这是乌克兰危机以来俄高官首次访塞。尼科利奇总统表示在乌克兰问题上支持俄罗斯,支持武契奇总理在对俄制裁问题上不追随欧盟的政治立场⑦。10月普京总统访塞,专程参加贝尔格莱德解放七十周年纪念活动,签署7份协定⑧。普京同意给予塞产菲亚特汽车一定的进口配额⑨。武契奇再次重申,塞不会参加针对俄的任何制裁行动。2015年10月,武契奇总理访俄,签署8份协定⑩,其中两份军事技术协定进一步提升双边军事战略关系内涵。
  (二)科索沃老问题、制裁新问题成为两国战略“结点”
  众所周知,科索沃是塞尔维亚的精神圣地,科索沃独立始终是其“痛点”。当2008年科索沃宣布独立之时,美英法德意等西方主要大国及塞周边邻国迅速承认,美德英在科索沃设有使馆,北约军队更是早在1999年进驻科索沃,规模达到上万人。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对塞尔维亚的坚定支持是塞十分珍视的。
  当前科索沃问题仍是塞尔维亚入盟的关键门槛。2018年11月科索沃对塞产品征收1倍关税、12月科索沃正式建军,这些新情况都使塞尔维亚更加倚重俄罗斯的政治支持。当乌克兰问题成为国际焦点后,塞领导人多次表示两国合作具有战略性,不会跟随西方制裁俄罗斯{11}。在入盟路上公开与欧盟唱反调当然会引起欧盟不满,但塞至今仍不顾美欧压力,坚持维护自身利益的立场,这在中东欧国家中凤毛麟角。2018年2月,武契奇总统在庆祝塞俄建交180周年时再次重申,塞尔维亚将坚定维护与俄罗斯的传统友谊,不跟随欧盟制裁俄罗斯[3]。对俄罗斯来说,支持塞尔维亚在科索沃问题上的立场有利于延缓其加入欧盟进程,为其加入欧亚经济联盟创造时间机会;对塞尔维亚来说,不跟随欧盟制裁俄罗斯有利于维持本国农产品及汽车对俄出口态势,增加本国福祉。在俄美关系实质性改变前,两国会继续依靠这两个战略“结点”发展政治关系。   二、经济合作
  十年来两国在能源、经贸、投资和基建领域合作均有突破性进展。2016年以来,俄罗斯积极推动塞尔维亚加入欧亚经济联盟,这对塞尔维亚来说,既面临机遇,更充满挑战。
  (一)能源合作
  2008年两国签署《石油天然气政府间协定》,俄气通过与塞气合资获得在塞勘探、开采、加工、存储天然气的權利。俄气子公司俄气石油公司收购塞石油获得在塞勘探、开采、加工、销售石油和石油制品的权利。俄塞在石油天然气领域的合作还延伸至热电领域。
  1. 石油领域。俄罗斯石油公司曾于2007年酝酿收购塞石油,但被塞政府拒绝。2008年在俄政府的大力推动下,俄气石油公司通过控股塞石油获得稳定发展{12}。2009年,俄气石油公司获得塞石油51%的控股权,2011年再收购5.15%,从而获得56.15%的股权。2017年俄气石油公司计划于2025年前再投资22亿美元改造塞石油[4]。目前塞石油已成为东南欧最大的集勘探、开采、加工、销售石油和石油制品为一身的能源公司之一。
  俄卢克石油公司在塞原油供应和终端消费市场也占有重要地位。卢克石油公司是世界第二大私营石油公司,2003年在塞尔维亚私有化过程中,它投资1.17亿欧元收购塞国有石油公司Беопетрол79.5%股份,成立卢克石油塞尔维亚公司。目前,卢克石油塞尔维亚公司已跻身塞前20大公司行列。
  2. 天然气出口领域,2012年10月,俄塞签署《天然气协定》,2012—2021年俄每年向塞供应50亿立方米天然气,该协定为两国天然气交易提供稳定预期。为进一步落实政府间协定,2013年3月,俄气出口公司与塞气子公司Югоросгаз签署为期十年、每年15亿立方米的供气合同,可基本满足塞本国对进口天然气的需求。2017年12月,两国签署协议,塞尔维亚获得俄罗斯天然气转卖权,从而突破2012年天然气协议只能在塞境内销售的瓶颈。
  3. 油气延伸领域。2014年12月普京宣布中止“南溪”项目,但两国在油气领域的合作势头并未因此减弱。2015年10月,俄气与塞气签署备忘录,双方在储气、天然气燃料、小型液化天然气站、“巴纳特院子”扩容等领域进行合作{13}。2015年俄气子公司中部能源股份公司与塞石油签署协议,前者出资51%,后者出资49%共同组建Serbskaya Generaciya LLC公司,在潘切沃建设140万千瓦(可扩容至208万千瓦)热电厂,2018年建成投产。该工厂可保障塞石油的用电需求,余电可并入塞尔维亚电网。
  2016年3月,俄气与塞气签署科技合作协议,建立协调委员会和常设工作组,进行天然气全领域合作。虽然两国能源合作势头不减,但问题仍存。“南溪”项目被迫停止,塞尔维亚领导人对俄罗斯与美欧博弈能力深感失望。2015年夏,塞尔维亚改变单独依赖俄罗斯天然气的状态,开始奉行能源来源多元化,从阿塞拜疆进口天然气显著增加。此外,从能源供应量的角度来看,塞能源桥头堡的地位并不显著。根据俄气出口公司数据,2015—2017年该公司每年向欧洲供应1 586、1 783和1 922亿立方米天然气,同期向塞尔维亚供应17、17.5和21.2亿立方米;2017年供应中东欧十国363亿立方米,其中塞尔维亚21.2亿立方米,只排第六位[5]。由此可见,塞尔维亚提升自身能源地位的道路还很漫长。
  (二)基建合作
  1. 水电领域。2009年5月,俄罗斯重型机械集团与塞尔维亚国家电力公司就改造“铁门一号”水电站签署1.4亿美元的新合同,2010—2015年,俄重采用新技术对“铁门一号”水电站进行改造,将六台发电机组的总容量从174兆瓦增加到201兆瓦,使用寿命延长30年。水电领域是俄塞两国基础设施合作的重要方向,对俄进军欧洲水电设计设备市场具有示范意义。
  2. 铁路领域。俄政府大力支持俄罗斯铁路集团公司深耕塞尔维亚铁路基础设施领域。2011年3月普京总理访塞期间,两国初步就铁路合作达成原则性意向。10月俄铁子公司国际工程技术公司(2012年改组为“俄铁国际”)在贝尔格莱德设立代表处。2013年1月,俄塞签署《出口贷款政府间协定》,俄向塞提供8亿美元铁路专项政府出口信贷{14}。4月达契奇总理访俄期间,签署无限期《铁路合作协定》。5月俄铁国际与塞尔维亚铁路公司签署出口内燃机车和承建工程总承包合同,承建塞4条近400公里铁路并得到26辆内燃机车组供货合同{15}。2014年10月,俄铁国际与塞铁签署合同承建旧帕佐瓦至诺维萨德段复线工程,全长44公里。10月双方签署增购内燃机车和升级改造10号泛欧洲走廊3段线路的系列协议,全长112公里,合同总金额1.38亿美元。2015年10月武契奇总理访俄期间,俄铁国际与塞铁签署承建塞铁路调度中心的合同,标志俄铁国际深层次参与塞铁路系统改造。2016年7月,俄铁国际与塞铁签署补充协议,承建旧帕佐瓦至诺维萨德段,合同金额3.38亿美元。同月11号泛欧走廊贝尔格莱德至黑山巴尔线的列斯尼克至瓦列沃段开工,全长77.6公里,合同金额8 000万美元,于2018年6月投入运营。12月泛欧10号走廊布亚诺瓦茨至布卡列瓦茨段全长14公里铁路提前1个月完工。同月,俄铁国际提前1年向塞铁交付27辆价值1亿美元全部由俄地铁车辆公司生产的柴油内燃机车组。
  (三)贸易合作
  1. 解决历史遗留的贸易债问题。2006年11月,俄塞两国财政部开始就苏联与南联盟贸易债务问题进行磋商。2007年4月,时任俄紧急情况部长兼两国政府间委员会俄方主席绍伊古访塞期间签署政府间清债协议。根据协议,苏联欠南联盟4.9亿清算美元,塞尔维亚继承94.12%,即4.6亿清算美元,经汇率调整,实际债务额为2.89亿美元,其中1.89亿美元抵销1995—2000年期间南联盟欠苏联的天然气债务,另1亿美元以俄为塞改造“铁门一号”水电站的方式清偿,利息部分以俄为塞万卡核物理研究所建设核加速器的方式偿付。2013年6月,俄财政部宣布还清塞2.89亿美元债务,从而消除长期困扰两国关系的贸易债问题。
论文来源:《河北经贸大学学报·综合版》 2019年2期

最近相关

中国论文网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经济管理]用波特五力模型分析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外汇业务开展条件
摘要:大部分文献认为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开展外汇业务存在起步晚、发展慢、技术薄弱、专业人才匮乏等劣势,作者用迈克尔...[全文]
[经济管理]浅谈乡村振兴背景下农村金融模式面临的问题及改进路径
摘要:乡村振兴战略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战略。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全文]
[经济管理]商业银行消费金融业务发展研究
摘要:在全球经济环境不景气、中美贸易战结果尚不明确的情况下,消费作为GDP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在投资不景气和进出口...[全文]
[经济管理]区块链技术在征信领域的应用探析
摘要:本文阐述了区块链的概念和特点,从我国征信行业的现状入手,分析了我国征信业亟待解决的问题提出了区块链技术在...[全文]
[经济管理]寿险公司对趸缴与期缴方式的设计
摘要:近年来,调整业务结构、推动转型发展已成为寿险公司的重要任务。为此,各大寿险公司开始着手调整期缴保费和趸缴...[全文]
[经济管理]中概股回归的动因及效果分析一一以奇虎360为例
摘要:2015年以来,海外上市的中概股掀起了一股退市浪潮,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走上了私有化退市的道路。奇虎360于201 6年在...[全文]

热门标签